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一个大大的怂包。
杂食,但较偏向各种冷CP。

谁来为他们发声?

Muize.lupe:


写在前面的话


杂谈允许转载


个人见解,肯定含有大量的个人观点,但是非引战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少回复评论,但是如果引战类评论会删除,撕逼苗头的评论会删除,请自行去私信。


对我有人身攻击意味的评论会删除。


不求每个人都认同。



 


今天又看到了关于文手比画手辛苦这样言论的说说,实在是忍不住了,想要谈谈自己的观点。


我必须要说的一点是当你们在为自己的付出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而愤愤不平的时候,请想想看,在你说这样的言论的时候对于一个画手否定有多大?


 


我并没有说你们双标的意思,作为一个文手我是理解当你们发出这样的文字的心情的。但是同时,作为一个从默默无闻走到现在的写手,一个纯写手,一个认识并且接触了很多画手的写手,我却想为画手发声。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不甘,但是同时,这个世界是公平并且不公平的,比起你们所抱怨的不公平,更多的是公平不是吗?


 


我们来根据经常谈论的几个现象来说说。



一个cp的热门多为画少为文



我们必须承认的是,现在的时代是一个快餐时代,比起耗费大量的时间去阅读一篇长达几千甚至上万字的文字,一张好看的,直观的,充满视觉冲击的画相对于文来讲,确实很吸引人。


但是我想提的,却是一个大家很少会想到的观点。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去写这篇文,是为了什么?


说对于喜欢一个cp或者说去写出什么其实都是虚的,因为在同人创作者之中,大部分的人群都正处于12岁(初一)到25岁之间,真正说能做到对于众人评价抱有完全无视的态度的人太少太少了。


我们比较直观的来讲,你去创作,多数都是为了读者。


那么我比较直白的说一句话,可能很严肃,可能很多人对这句话非常不屑,但是同时,也可能将很多人打醒。


既然,你不愿意去迎合你的读者,那么,如果你一没有无视这样的冷遇的勇气,没有耐得住寂寞的心,二没有在哪里都能发光的实力。那么,你还在抱怨什么?你该抱怨什么?你该做什么?


 


再者,我必须说一点的是,在现在,有多少文手能甘愿寂寞的去磨一篇足以支撑他得到那么多喜欢的一篇文?而这样的作者,在写了一年,并且坚持发粮之后,又有几个,还是那样默默无闻的?


 


而同时,能上热门的画手爹爹们,在你们看到他们高超的画技之前,你们可有想过这位爹爹,从入门到现在,画了多久?画了多少?


 



画比文更容易涨粉,更容易火。



 


对于这一点,前者我是赞同的,这个我也不藏着掖着。后者我否定,完全否定。


说句实在话,在主页我突然看到了一个好看的画,我去戳他的头像,看到他的主页有我喜欢的cp的画,我会去点关注。但是被推荐到我的主页的文,我不一定会去看,也不一定会对这个作者点关注,即便是他的热度再高。事实上我的七百多关注至少有五百多是画手。


 


但是同时关于第二点,我给你们讲一个实例。我和我绑画阿曼。


目前我的粉丝数是3200+,阿曼的粉丝是400+,同样是画手和文手。


其实对于阿曼的粉丝数我是真的,特别心疼的,因为我跟她很熟,所以我了解曼曼,她的空间相册里,去年一年,初三的一年,画了一百多张画。


还有一位爹地,一位孩厨,一年画了五十多个孩子。每一个都有详细设定,好看的让我想要嫁的那种好看,但现在也几乎没有人看她的画。


还有我发现的很多爹地,无论是人体还是上色都爆好,又很高产,但是一张画的热度只有不超过二十的热度。


很触目惊心对吧?我看到的时候也很触目惊心,甚至是心疼的想要将他们告诉全世界那样的冲动。是不是似曾相识?是不是感觉有所共鸣,因为文手之中有与他们相同的存在。


在你们为自己抱不平而侃侃而谈,而高谈阔论的时候,谁来为他们发声?


不公平的现象哪里没有?无论是文手还是画手。谁没有沉寂不被人所知的时候?谁没有努力但是得不到回报的时候?


是文手的专属吗?不是。


画手就一定比文手要容易出头吗?不是。


既然这些都不是,那么这样的偏见从何而来?


 



最后一点却不是列现象,而是我作为一个文手,想对各位文手说的一些话。



 


我与大家相同,可能很多人看着我现在一篇文章大几百的热度的时候,是很难以想象我以前的一篇文章最高热度不会超过四十并且是在平均热度都在三四十的圈子里,我的文章最高热度才刚刚够到了平均热度的线。


甚至在我最开始写凹凸的同人文的时候,一翻凹凸的主页,文章都在一百到两百以上的时候,我磨了一个星期的一篇四千加的文章,热度只有三十多一点点


甚至我去年一年的写作,写了近三十万字,也只涨了不到七百的粉丝。


我列出这些例子是想说什么呢?


没有谁的成功是一蹴而就,但是也不会谁努力了很久很久,却全无回报。


我相信每一个人第一次进入lof的时候看到的不是热度或者是关注数,而是每一篇文章下面那个,只有作者能看到,现在却很少人去看的浏览量


我的文章,有几百几千的浏览量啊!有那么多人看啊!这种最开始的,最简单的感动,你还能拾起吗?


第一次收到小红心


第一次收到小蓝手


第一次收到写的真好!这样的评论


第一次收到长评


第一次收到画手爹爹的同人创作


那些感动啊,那些支撑你继续写作下去的东西


你还记得吗?


 


谁来为他们发声?


谁来为心有不甘的画手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那些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喜欢的别人不喜欢的事的爹爹们发声?


谁来为当初那个那样感谢画手爹爹的你们发声?


谁来为单纯的忠于写作的自己发声?


我一直都觉得初心这个词是个很矫情的词,但是我却很想在这里用这个词。


只要你有初心,只要你有耐得住沉寂的勇气,只要你有满足于现状的心态,只要你慢慢的丰富自己的羽翼,给予自己足够的实力,那么,你是画手还是文手,又有什么不同?

崽狗‖魅妖狗初次尝试

+OOC 小学生文笔.
+根本看不出这个狗带了魅妖系列 所有魅妖狗设定里的一股泥石流.(




“参上,吾乃大天狗是也.”

木屐轻盈踏地而伴一阵轻响 白色衣袂被风扬起 弄得狩衣蓝纹游动. 随之清冽声音灌入耳中,本是如此礼貌句子自那妖怪口中而出却又显得分外桀骜.醇厚强大的妖气灌入鼻腔引得狭长狐目半眯成两轮弯月.显而易见,背负鸦翼的大妖怪稍稍引起了妖狐注意.

-大天狗.早有耳闻

毕竟为赫赫有名的大妖,而妖狐自安倍晴明口中便听得不下十次.想到这儿,妖狐的好奇心又多几分.说实在,他对这位大天狗大人并不了解,只知晴明口中那钢铁之羽可撕裂最为坚硬物质 直取人姓命.

美丽而致命,姑且算作这样吧.他用折扇轻轻点了点唇角,接而打开整个扇面半掩了狐狸狡黠的笑容.

他本害怕那位大妖狂风直接取他命. 不过现在却不是如此了.

白色狩衣妖怪巨大黑翼在空中一挥,狂发携带钢铁之羽割裂空气直直冲他们而来.妖狐下意识地用双臂交叠挡在自己面前准备接住这致命攻击.

而实际上,到来的痛苦并不是预想那般多.谈不上致命,顶多是让他感到疼痛罢了.

“仅仅是这样么?太让小生失望了.”

妖狐娴熟地露出看似和煦微笑,他半倾了身凑近大天狗.泛着璀璨鎏金色的兽目视线这般毫无忌讳地刺入大妖目中.妖狐见得这强大妖怪 双目深蓝色泽 平静似海.而是令人不禁想要在其中搅扰起狂澜 .迫不及待想看,那平静水面因自己而变得支离破碎.
如是思索一番,妖狐抬了一臂 掌轻轻盖住对方双目上 如获珍宝.感柔软眼睫扫过掌心的丝缕痒意.“哎呀,”他不经意地这般说着,“您可是,闻名于世的大妖怪呢.大天狗大人”

而即便如此,大天狗也没有立马做出什么反应.失去视线的他,只是稍稍一怔,便无反抗地似乎默许了.

默许,紧随其后的将会是得寸进尺.

“大天狗大人.” 若是这般的话,不如成为小生最美的标本吧,嗯? 妖狐压低嗓音附在大妖耳旁柔声细语唤着他名.而在话音未落之际吻上大天狗淡色的唇,他待珍宝般舌尖轻轻舔舐,摸索敲开齿门,柔情地划过上颚,接而钓出柔软的舌.
视线被夺走的大天狗被着突如其来的吻着实弄得一愣.先是放任妖狐在他口中肆意掠夺,面对妖狐熟练的挑逗 他应对从容,适时而称不上热情地回应.
当舌纠缠本该到结束之际,大天狗又忽地用两手攀住妖狐两肩,这柔情的吻在他驱使下成为变相的嗜咬.两个妖怪尖锐犬齿毫不留情轻划开对方唇,铁锈味顿时在口中弥漫.而这,对于嗜血的妖狐而言,着实是最可口的美味.比柔情更为令人心醉.

直至妖狐将大天狗的唇研磨个遍,这才有些恋恋不舍松开 结束这个血腥的吻.
稍作调整,妖狐不觉又勾起玩味浅笑 目光再次定格于大天狗身上,试图收获希望之中的狼狈模样.
并不是他所想那样.并无丝毫狼狈模样.大天狗白皙皮肤因方才火烈的吻而擦出明显淡红 他唇不明显翕动几下发出不可闻喘息.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慌乱,只是伸出红舌舐了唇上沾染殷红血沫,转而将腥甜吞入腹中,一整套动作都干净利索.

-真美啊.

他感觉自己呼吸滞重几分,那金目中痴迷几乎溢出.

大天狗半阖了目试图稍作歇息,脸上红晕未褪 澄澈双目直直看着方才的吻伴,接而又睁目,半勾唇角显得颇有些狡黠.对着银发阴阳师略略抬指 而目光始终落散于妖狐身上.薄唇轻启 略带着命令般的语气.声线如素日,那种独属于他的 像是不含任何情绪的冷淡,但在妖狐看来 此刻大妖却显得万般惑人:

-“为吾,击败他.”

-“乐意效劳,大天狗大人.”



晴明:exm???
讲讲吧,斗鸡的时候吧.带了我那特别争气的崽.然后神他妈被对方魅天狗弄得倒戈 突死了残血的晴明.
好气噢(。)